「乐多娱乐场」逃避刑责!乱港分子疯狂抹黑“反蒙面法”,那是他们真害怕了

2020-01-11 18:52:22匿名未知
热度:4828

「乐多娱乐场」逃避刑责!乱港分子疯狂抹黑“反蒙面法”,那是他们真害怕了

乐多娱乐场,香港暴力破坏活动持续约4个月,暴力程度不断升级。而极端示威者几乎悉数蒙面,企图隐藏身份逃避刑责,也因此越来越肆无忌惮。

10月4日,香港特区政府宣布,根据《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紧急法”)制订《禁止蒙面规例》(“反蒙面法”),也就是说,从5日正式实施开始,暴力示威者再去蒙面,最高可被罚款2.5万港元及监禁1年。

“反蒙面法”的生效,将有助于警方刑事调查及搜证,阻吓激进违法行为,更有效地将犯罪分子绳之于法,也是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的通行做法。

前段时间,香港暴力再度升级,破坏区域继续扩大。暴徒在港铁站内纵火并掷汽油弹,制造了极大危险;就在“反蒙面法”生效的前夜,大批乱港暴徒还作“最后反扑”,疯狂袭警、滥施暴行,在全港多区接连爆发激烈冲突。

就在全国人民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喜庆日子里,蒙面暴徒仍以丧心病狂之态,公然侮辱和焚烧国旗,严重破坏香港法治,也严重挑战了“一国两制”原则底线。

正是针对少数示威者借蒙面暴力乱港的现实,特区政府制订“反蒙面法”,禁止任何人在公众游行集会中使用蒙面物品阻止警方辨认身份,并不妨碍香港市民依法享有包括游行集会自由在内的各项权利和自由。

与此同时,“反蒙面法”也包含了免责条款,对因医学、宗教理由,或从事专业工作的人士,允许使用蒙面物品。也即规例的对象,只在意图犯法之人,对于守法市民的生活则完全没有影响。

特区政府这次制订“反蒙面法”,既要与暴徒彻底割席,同时又有着“合法、合理、合情”这一条清晰的逻辑线。

怎么讲?“反蒙面法”完全符合基本法和《香港人权法案条例》。引用“紧急法”实施“反蒙面法”,不代表香港进入紧急状态,而是行政长官针对危害公共安全的情况做出的应对措施,旨在解决不断升级的暴力问题,维护全体香港市民免受暴力恐惧的自由。

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原副院长顾敏康就此解释道:“反蒙面法”属于授权立法,是由“紧急法”授权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在紧急情況下订立规例。

再看“反蒙面法”的规例性质:它属于先订立、后审议的附属法例,将在香港立法会10月16日复会后,提交立法会审议。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一国两制”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田飞龙也给岛妹介绍,“反蒙面法”出台时机成熟,于法有据,合乎情理——完全暴露身份特征的非法示威者,要再从事激进暴力活动,就不会无所顾忌。

而多名香港法律界人士与法学专家也表示,“反蒙面法”制订程序完全合法,极有助于止暴制乱、恢复秩序。

广大香港市民应遵守这一规例,不要以身试法,同时不应听信政治蛊惑,无根据地怀疑和歪曲有关法律和政策,而应积极行动起来,齐心协力守护香港。

乱港分子疯狂抹黑“反蒙面法”,那是他们真害怕了

林郑月娥于10月5日发表电视讲话,称“反蒙面法”理据坚实

“香港不能再乱了。”这是广大香港市民的共同心声。这回香港制订“反蒙面法”,正顺应了主流民意。

当然了,它同样符合国际惯例。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已制订禁止蒙面的法律。

比如英国早在1723年就出台了“反蒙面法”,并实施长达100年。根据规定,以涂黑等方式遮盖脸部的行为属于犯罪,严重者可被处以死刑。

2011年8月,为应对系列抗议示威和骚乱,英国政府再次引入“反蒙面法”,禁止示威者在骚乱中蒙面,违反者必须接受警方命令脱下面具。

又如美国制订过禁止蒙面法律的10多个州,同样规定在示威游行时禁止蒙面或以其他任何方式遮掩身份来逃避法律制裁。

其中,纽约州针对示威者的反蒙面法最早可追溯到1845年;亚利桑那州2018年初修订反蒙面法,规定以面具或其他伪装遮掩身份属犯罪行为、将被加重处罚。

同时,欧洲多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也都出台过类似法律法规。

在美国,至少有15个州制定了禁止蒙面的相关法律。其中,纽约州针对示威者的反蒙面法最早可追溯到1845年,并在1965年重新修订。该法严禁任何人蒙面或以任何其他不寻常或不自然的着装、易容等伪装后与他人在公共场所游荡、滞留、集会,故意允许、协助他人伪装后在公共场所这样做也属于违法行为。

俄罗斯2012年6月出台了《会议、集会、示威、游行和抗议法》的法律修正案。修正案规定,抗议集会参与者如戴面具,警方可立即将其拘留并对其进行调查,若被拘留者被查实确未实施违法活动将被无罪释放。但申请举行集会游行活动的组织者将因组织工作不力受到罚款等处罚。

加拿大于2013年6月19日通过《防止在暴乱和非法集会中隐瞒身份法》,规定任何人在暴乱或非法集会时戴口罩或用其他方式伪装面部来隐藏身份是犯罪行为,最高可判10年监禁。

法国于2019年4月颁布“反暴力游行法”。该法规定,在游行示威中“故意全部或部分遮挡面部、企图在破坏公共秩序后不被认出”的行为,将面临最高1年监禁和1.5万欧元的罚款。此外,在示威游行中戴围巾、头盔和潜水镜的人,如不能提供“正当理由”,可能会被逮捕、拘留和起诉。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于2017年9月通过《2017年犯罪立法修正案(公共秩序)法》。该法律明确规定,如果在戴面罩时参与6人及以上群体行动,集体使用暴力对他人造成伤害或对财产造成损失者,最高可被判处15年监禁,高于未戴面罩时的最高刑期。

香港蒙面暴徒绑架市民、滥施暴力,其施暴程度早已超过欧美几乎所有要求禁止蒙面立法适用的范畴。

而暴徒一面打着星条旗和米字旗向美英摇尾乞怜,一面却对欧美行之有年的“禁止蒙面法”故作昏盲。难免是自相矛盾、荒唐可笑。

香港乱局发展至今,明眼人早已看清,“修例风波”在外部势力的干预下,正演变为“港版颜色革命”。

当前香港面临的最大危险是暴力横行、法治不彰。走到止暴制乱的关键时刻,作为打掉暴徒“保护伞”的利器,“反蒙面法”之理据再坚实不过。

简单想想就能明白,若是合法的游行示威和正常的诉求表达,又何须遮遮掩掩?往违法犯罪上一条道走到黑,才害怕“见光死”的一天。

果不其然,反中乱港分子面对“反蒙面法”,又开始无所不用其极地造谣抹黑,乱扣“限制自由”的帽子,甚至扬言因引用“紧急法”,外商会撤资,“一国两制”会“玩完”。

为违法者辩护,替作恶者张目,假借“自由”旗号戕害作为香港核心价值的法治精神,这是他们一贯的套路。把香港败坏到这般田地,社会观感掉落谷底,还指望有人会继续相信?

危言耸听的背后,不过是要阻挠特区政府采用必要的法律措施,阻碍警方加大执法力度,放纵暴徒变本加厉攻击警方,把香港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反蒙面法”在法律层面迈出止暴制乱的重要一步,或许未必能将暴徒一网打尽,但相较于将可以运用的法律手段束之高阁、致使亲者痛仇者快,堪为扭转局面的一记重拳。

面对谣言纷乱,特区政府应站稳脚跟,不负公众对家园重归安宁的期盼,迎难而上,乘势而为,推出更多举措,抑制暴力活动继续向严重恐怖主义方向演变。

广大香港市民也应认识到,只有依靠每个人的力量,坚定向暴力“说不”,让反暴力、护法治、保安定的主流民意压倒乱港逆流,香港方有宁日可期。

5日晚上旺角的非法集会游行中,有近半数人士没有佩戴口罩,少数蒙面暴徒在“快闪”堵路后迅速逃窜,显示“反蒙面法”的订立在当日对部分示威者产生效果。

10月6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和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同日发文谈“反蒙面法”。张建宗表示,政府订定《禁止蒙面规例》是基于社会上出现了危害公安的情况,而绝对不是香港已进入紧急状态,考虑到目前迫切情况,除了制订《禁止蒙面规例》外,并无其他及时的方案。而对将来是否会限制资金进出的话题,陈茂波则在网文中再次重申,香港不会实施外汇管制,港币可自由兑换,资金可自由进出,“这是基本法的庄严保障。”

“过去数月,示威游行演变为极端暴力和冲突事件,近日的暴力程度更明显升温。激进示威者每每在不同地点非法集结,肆无忌惮作出破坏和攻击,冲击法治,破坏社会安宁,大大影响市民的日常生活,窒碍商业活动。这些违法行为令人发指,香港正处于严峻的情况。”

张建宗在网志开头回顾了香港面临的危险局面,他指出,在进行暴力破坏和攻击时,激进示威者几乎全部蒙面,意图隐藏身分,以便能逃避警方的侦查,进行非法行为而逍遥法外。“他们袭击警务人员及持不同意见的市民、四处纵火、投掷汽油弹及杂物、攻击警车及警署、蓄意破坏商铺和公共设施、瘫痪交通,以及大规模破坏港铁车站等,视法律为无物,令香港出现严重的公共危险情况。”

5日是“反蒙面法”生效的第一天,《环球时报》记者在香港街头看到,虽然各地仍有小股堵路、打砸等暴力破坏行为,但整体规模比前一天明显减少,这种变化不排除与港铁在当天停开有关。晚上旺角的非法集会游行中,有近半数人士没有佩戴口罩,少数蒙面暴徒在“快闪”堵路后迅速逃窜,显示“反蒙面法”的订立在当日对部分示威者产生效果。

对“反蒙面法”订立的目的、效果及相关细节,仍是香港舆论的关注焦点。在政务司司长网志中,张建宗表示,《禁止蒙面规例》在5日生效,旨在针对进行暴力破坏的示威者,阻吓和减少蒙面下的暴力和不负责任的行为,协助警方的刑事调查及搜证,以及阻止暴力和违法行为;同时防止犯罪人逃避法律制裁及减低隐藏身分的人作犯罪行为的机会。“我必须强调,政府订定《禁止蒙面规例》是基于社会上出现了危害公安的情况,而绝对不是香港已进入紧急状态。”

他表示,《禁止蒙面规例》中有条文,让市民在有合理辩解的前提下,使用蒙面用品。“这充分说明政府虽然要阻止激进示威者隐瞒身分,进行违法行为并逍遥法外,但我们亦有顾及市民可能有正当理由而需要使用蒙面用品,并尽量在两者之间取得合理平衡。事实上,禁止在示威蒙面的法例亦不是香港独有,美国、加拿大、法国、德国、西班牙等先进西方国家早已存在。”

而对于订立程序的合法性问题,张建宗表示,《禁止蒙面规例》是一项附属法例,与所有附属法例一样,会由立法会以“先订立后审议”的方式审议。政府已按立法会程序向立法会就《禁止蒙面规例》提供文件,待立法会在10月16日复会进行审议,“绝不存在政府绕过立法会立法的说法。”

张建宗在最后强调,政府订立《禁止蒙面规例》是一个困难但必须的决定。考虑到目前危害公共安全的迫切情况,除了根据《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制订《禁止蒙面规例》外,并无其他及时的方案。

在同日发表的网志中,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提到,自己留意到有评论关注“政府根据《紧急情况规例条例》来订立《禁止蒙面规例》,是否意味将来亦会限制资金进出?”他再次明确指出,香港不会实施外汇管制,港币可自由兑换,资金可自由进出,“这是基本法的庄严保障。”陈茂波同时引用基本法第112条的条文:“香港特别行政区不实行外汇管制政策。港币自由兑换。继续开放外汇、黄金、证券、期货等市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保障资金的流动和进出自由。”

陈茂波表示,香港确保资金自由进出的同时,也透过联系汇率制度,让港元稳定保持在7.75至7.85兑一美元的区间。这是过去36年来一直行之有效的机制,也让企业和投资者可在稳定的金融环境下在港营运及调拨资金。他透露,香港储备充裕,外汇储备资产超过4300亿美元,相当于香港货币基础2倍以上;政府的财政实力雄厚,截至今年七月底的财政储备超过11400亿港元,相等于政府23个月的开支,或本地生产总值的38.3%。“这些都是对港元最厚实的支撑。”

“可以说,过去几个月香港即使面对波折,本港银行体系稳健、金融市场运作良好。”陈茂波表示,香港有决心、有能力、有资源维持香港的货币及金融稳定。“针对网络上一再出现的谣言及虚假传闻,恶意制造恐慌,我们会适时澄清,希望大家不要轻信流言,小心核实讯息。”

维持香港金融稳定并非盲目自信。陈茂波在网文中透露,事实上,香港透过“联动式”监管机制,一直全面及时的监察市场运作情况,包括在股票市场及外汇市场的沽空盘及衍生工具交易,以确保金融市场的稳定。“由我主持的‘金融监管机构议会’(council of financial regulators),成员包括金管局、证监会、保监局、积金局及财经事务及库务局的代表,通过加强各监管机构之间的协调、合作和信息共享,确保不会出现监管缝隙。特区政府会继续保持高度警觉,做好金融安全的防卫工作,确保本港金融稳定。”

在最后,陈茂波也表达了自己对暴力冲击造成影响的忧虑:最新公布八月份的零售销售货值按年急跌23%,是有纪录以来最大单月跌幅,足以反映近月的社会事件对零售市道的打击。“我希望大家在支持自由表达意见的同时,也反对假借任何借口的暴力行径,让大家可在安全、自由、毋须恐惧的环境下,为香港共谋出路。”